您的位置:正文

雞蛋甜湯

2020-06-08 18:11來源:濟源網-濟源日報責任編輯:克盈盈

如果歸類的話,雞蛋甜湯大概可以歸入粥類,但又不盡相同。

粥里面有“米”,多用大米、小米和各種豆子慢火熬制而成。一些粥店的精品特色粥,還要加入冰糖、雪梨、銀耳、木瓜等稀罕食材。南方更有一些海鮮粥、瘦肉粥等,硬是把一碗普普通通的粥熬得身價百倍,從灰姑娘變成華美的公主。

而雞蛋甜湯卻永遠是雞蛋甜湯。除了白面、沸水和雞蛋,再加任何一味都會顯得不正宗。

國人從“站起來” “富起來”到“強起來”,再不用擔心餓肚子,卻因食品太豐盛而頓頓犯愁,不知該吃什么好。

若是早晨一睜開眼,嗓子眼兒發干冒火,這時聽到家人問一句:我們吃啥飯?那第一個閃進腦子的,一定是雞蛋甜湯。

老家地處中原,北依太行、王屋二山,南臨黃河,四季分明,物產豐富,尤其盛產小麥、玉米。

老家人普遍認為勞動最光榮,而吃飯則不必太講究,吃飽,能保證有力氣干活兒即可。正所謂“填坑不要好土”。

許是受了這“填坑”思想的影響,記憶中,老家的吃食簡單而頑強,滋味純正而悠長。

清晨,天灰灰明兒,男勞力們就下地干活兒了。犁地、上糞、割麥、打稻……一年四季,三季在忙,只有冬天消停一些。下地前一般都是空著肚子,若是出遠門,如上山砍柴,則要帶上干糧。

男人走后,各家的女人繼續忙活。先把面揉好,蓋在瓷盆里醒著;再洗幾個大頭紅薯,晾那兒;然后趕緊擱鍋做雞蛋甜湯,做好后裝到小缸罐兒里,一路快行送到地頭。

男人們干了一兩個鐘頭的活兒,饑又饑,渴又渴,早就盼著這一罐兒甜湯呢!于是停下手中的農活兒,拍拍身上那土,抓把草搓搓手,笑盈盈地向地頭走去,邊走邊取下肩膀上那不太白的毛巾擦擦臉,招呼招呼附近干活兒的農民: “他二叔,你先喝點兒?”那邊趕緊笑著說:“四哥你趕緊喝吧,我們那湯就要來了!”

男人喝完甜湯,渾身舒坦,接著干那沒有干完的活兒。女人接過空小罐兒,疾步回家接著做飯。蒸花卷兒饃,蒸紅薯,熬玉米圪星湯,炒蘿卜白菜。沒有菜的時候,在石臼里搗點蒜,做成蒜汁兒,配著饃吃 — —還略顯夸張地形容這叫“家有萬貫,擱不住熱蒸饃蘸蒜”。

這頓飯介于雞蛋甜湯與晌午飯之間,在10點左右,我們那里叫“飯時”。比如今城里的早餐晚兩三個小時。雞蛋甜湯只有下地干活兒的人才能喝,在家的人早晨起來頂多在爐子上溫些頭天晚上吃剩下的湯面條,叫“溫飯”。農人們常戲稱“溫飯姓張,越溫越香”。至今也不明白,溫飯咋還姓起“張”來?

吃完“飯時”飯,全家都忙起來了。學生們去上學,老人們在家做些家務,媳婦們也背鋤跟男人們上地一直干到下午兩三點才回家吃晌午飯。

午飯不像城里那樣常吃米飯,而是常常熬些麥仁稀飯,隔三岔五也吃頓撈面條。麥仁稀飯是下地前就捂在鍋里的,回來吃現成的。稀飯里有棕色的大小麥仁兒、金黃的玉米仁兒、老紅豆、綠豆、老南瓜,等等,糯香撲鼻。女人們把火打開,麻利地搟些白面片下到麥仁湯里,再搗點兒蒜汁兒,蘸面片兒吃。麥仁片湯又頂饑又解渴,尤其是夏天的午后,吃了真是感到爽歪歪了。

歇起晌兒,還要下地干活兒。半下午時,講究的人家還要再往地里給男勞力送一次雞蛋甜湯。不太講究的,自己帶一罐兒水,渴了喝點,累了歇息一會兒,天黑前就早早收工了。

若是誰家有坐月子的,最奢侈的,莫過于上頓甜湯下頓甜湯了。等出了滿月,把個產婦養得紅白花似的,人見人夸:婆婆會伺候。

雖說都是雞蛋甜湯,但各家做出來的都不盡相同。就是同一位主婦做出來的,也沒有哪頓是完全一樣的。

我姥姥做了一輩子雞蛋甜湯。我姥爺上地干活兒,每天都喝她做的雞蛋甜湯。我媽坐了四回月子,每回都喝她做的雞蛋甜湯。

我姥姥做甜湯時,站在滾水鍋前,左手卡著小半碗白面粉,右手拿勺,從鍋里舀半勺開水倒到白面碗里,然后放下勺子再拿起筷子,在碗的一角快速地左右轉動,把攪起的燙面疙瘩撥到開水鍋里,狀如核桃大小。如此反復,直到把碗里的白面粉都攪完。

看那燙面疙瘩在沸水中翻滾,姥姥開始不慌不忙地涮碗兒、勾芡,然后小火慢熬。只熬得面湯與面疙瘩都失去各自的棱角,相互融合,姥姥這才把事先打好的蛋液均勻地撒在甜湯上面。有了雞蛋的點綴,那甜湯才好看,就像雪地里開了一片臘梅花。

我媽常抱怨姥姥做的雞蛋甜湯面疙瘩轉得太大,還有點瓷。她于是就開始跟著別人改用冷水攪面絲。事先用冷水把碗里的面粉朝著一個方向攪,直攪得手困胳膊酸,等開鍋后,邊倒入攪好的面絲邊攪鍋。那面絲被旋轉的沸水帶著,面魚兒似的,在鍋里游。稍滾一會兒即可勾芡、打雞蛋、出鍋。

我總覺得這小面魚兒里打上雞蛋有些不倫不類,不加雞蛋又不能叫“雞蛋甜湯”,所以從心理上不愿意承認它。

等我結婚到了婆家,喝了“婆婆版”的雞蛋甜湯,才發現這雞蛋甜湯完全可以被改造成媽媽喜歡的那一款。本色、原味的小麥面,面湯濃淡相宜,燙面疙瘩小而虛軟,金黃色的雞蛋片在甜湯里若隱若現。那純正的香甜,任你怎么喝也喝不煩。

我發現婆婆是在水響時就動手攪面疙瘩的。她說這樣熬出來的甜湯黃盈盈哩,好喝。而且婆婆是一下子就把水舀足,三下兩下就把碗里的面攪成疙瘩,然后倒入沸水鍋中。由于水量充足,攪拌時間短,所以婆婆攪成的燙面疙瘩大而松軟,在鍋里滾不多久就自動散成小塊兒了。出鍋前,婆婆把雞蛋液一打入鍋里就趕緊把鍋蓋兒蓋上,然后端鍋。雞蛋液在滾熱的甜湯里捂一兩分鐘就熟了,金黃鮮嫩。

我學著做過多次,自感比姥姥做的有進步,但始終沒有婆婆做的好。有幾次在飯店吃飯,忽然想喝雞蛋甜湯,但端上桌的,卻是半透明的粉面湯,沒有燙面疙瘩,連小面魚兒也不見一條。里面游著的,是一只雞蛋就能甩一鍋的雞蛋絲。喝一小口,甜絲絲的,顯然是放了糖,但卻少了糧食的純樸。

如今,姥姥和婆婆都已走遠了。好在,愛人得了婆婆的真傳,不時地,或早或晚,熬上一小鍋熱騰騰、甜滋滋的雞蛋甜湯,讓我們慢慢地回味那老去的時光。(安安)



    濟源網推薦閱讀

  • 濟源網

    制香囊 慶端午 傳承傳統文化 6月17日,由濟源行政服務中心、天壇路幼兒園、公共資源交易中心聯合開展的“我們的節日·端午”邀請布藝非遺傳承人做端午香包活動在濟源行政服務中心會議室舉行。 2020-06-18

  • 濟源網

    逆風前行 雨中堅守 在我們身邊有這么一群人。他們冒雨維護道路交通秩序、疏通道路積水點、加強對大街小巷的巡邏……正是有了他們的風雨中逆行,我們的雨中出行變得更加順暢和安心。 2020-06-18

  • 濟源將開辦帶貨直播達人培訓班

    此次的培訓課程分為“理論”和“實踐”兩部分,首先培訓廣大農戶們對于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的認識,隨后會培訓短視頻賬戶日常內容發布技巧、非專業人員的短視頻拍攝和后期制作知識、帶貨直播的方法和技巧等。

    2020-06-18
  • 濟源開展2020年涉嫌非法集資廣告資訊信息排查清理活動

    6月17日,記者從示范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獲悉,即日起到12月底,濟源將開展2020年涉嫌非法集資廣告資訊信息排查清理活動,從源頭上切斷非法集資廣告資訊信息傳播途徑,遏制非法集資高發蔓延勢頭,維護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

    2020-06-18
  • 國網濟源供電公司舉行2020年迎峰度夏媒體通氣會

    2020年入夏以來,濟源電網整體運行平穩。截至6月16日,濟源電網最大負荷達到122.5萬千瓦,同比增長13.7%;預計度夏期間濟源地區最大負荷138萬千瓦,同比增長6.0%。今夏,濟源主網供電能力158萬千瓦,總體可滿足示范區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的用電需求。

    2020-06-18
回頂部
幸运赛车app